我爱学习网 52xx.cn我爱学习网菜单按钮
  • 搜索
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词 > 苏轼

定风波【原文】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

料峭春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雨也无晴。

定风波【翻译文】

七日,在沙湖道上赶上了下雨,拿着雨具的仆人先前离开了,同行的人都觉得很狼狈,只有我不这么觉得。过了一会儿晴了,就做了这首词。

不要害怕树林中雨的声音,何妨放开喉咙吟唱从容而行。拄竹杖曳草鞋轻便胜过骑马,这都是小事情又有什么可怕?披一蓑衣任凭湖中度平

料峭的春把我的意吹醒,身上略略微微感到一些寒冷,看山头上斜阳已露出了笑脸,回首来程雨潇潇的情景,归去不管它是雨还是放晴。

定风波【评析】

此词通过野外途中偶遇雨这一活中的小事,於简朴中见深意,於寻常处奇景,表现出旷达超脱的胸襟,寄寓着超凡脱俗的人理想。上阕着眼於雨中,下阕着眼於雨後,全词体现出一个正直文人在坎坷人中力求解脱之道,篇幅虽,但意境深邃,内蕴丰富,诠释着作者的人信念,展现着作者的精神追求。

定风波【注释】

波:词牌名。原为唐教坊曲。《张子野词》入「双调」。李德润词名《定流》,张子野词名《定波令》。又名《捲春空》、《醉琼枝》。敦煌曲子词联章两首,其一:「攻书学剑能几何,争沙塞骋偻侈。手执绿沉枪似铁,明,龙泉三尺斩新磨。 堪羡昔时军伍,谩夸儒士德能康。四塞忽闻狼烟起,问儒士,谁人敢去定波。」其二:「征战偻罗干练,伶俐,机灵未是功,儒士偻侈转更加。三策张良非恶弱,谋略,汉兴楚灭本由他。 项羽翘据无路,後难消一曲歌。霸王 虞姬皆自刎,当本,便知儒士定波。」两词为武将与儒士回答,「定波」以喻平定社会动乱,词豪健,为此调之始词。另有敦煌曲子词三首为讲述伤寒病症口诀。此体始自五代欧阳炯,为通用之正体。双调六十二字,前阕五句三平韵叶二仄韵,後阕五句二平韵叶四仄韵。另有双调六十三字,前阕五句三平韵叶两仄韵,後阕六句四仄韵叶两平韵;双调六十字,前阕五句三平韵叶两仄韵,後阕五句两平韵叶两仄韵;双调六十字,前後阕各五句两平韵叶两仄韵诸变体。《乐章集》演为慢词,一入「双调」,一入「林钟商」,并全用仄韵。此调以七言句式为主,每句用韵,于平声韵中三叶仄韵,插入三个两字句,调势于流畅时忽然顿挫转折,因而韵律复杂,其中之两字句很难处理,用此调时应注意格律与词意之转折变化。此调适应之题材较广。从始词来看,此调宜于表现社会重大题材,亦宜言志与酬赠。欧阳炯、孙孟光、蔡申道、陈西麓等亦用以抒闺情。魏夫人用以写暮春感怀,词情极为婉约。欧阳文忠词六首,多写人感慨。

题注:傅子立注:「公旧序云:『三七日,沙湖道中遇雨。雨具先去,同行皆狼狈,余独不觉。已乃遂晴,故作此词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此条题注原钞于调名下,今移词後。元延祐本删『公旧序云』四字,径以此注为词题。又脱『独』、『词』等字,『已乃』作『已而』。《苏公二妙集》本无『雨具先去』四字,无『故』字。明吴讷钞本『同行』作『同去』。龙本『故作此词』作『故作此』。」

吟啸:傅子立注:「《晋书·阮籍传》:『阮籍登山临,啸咏自若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事详《晋书·卷四十九·阮籍传》。」

竹杖芒鞋:傅子立注:「无则诗:『腾腾兀兀恣闲行,竹杖芒鞋称野情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《全唐诗·卷八百二十五》收无则诗三首,无此句,则为其佚诗也。宋·陈芸居编《江湖小集·卷二十二·李林〈剪绡集〉》有《重寄》集句诗,首句云『竹杖芒鞋称野情』,署无则句。又『腾腾兀兀恣闲行』二句诗别见于宋刊施顾《注苏诗·卷十二·答任师中、家汉公》『芒鞋老菑畬』句下小字夹注,署名元微之名。然《元氏庆集》中无此二句。待考。」芒,傅注诸本皆误作「芸」,据元延祐本改;鞋,龙本作「芒鞵」。

一蓑烟雨:傅子立注:「郑都官诗:『往来烟波非定居,涯蓑笠外无馀。』魏草堂诗:『何日扁舟去,江上负烟蓑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郑诗乃罗邺《钓翁》诗句,见《全唐诗·卷六百五十四》,『往来』原作『来往』,题下原注云:『一作郑谷诗。』然而《全唐诗》卷内郑都官未收此诗。又,《古今事文类聚·前集卷三十七》收此诗,署名郑都官作。魏句见魏草堂《东观集·卷七·暮春闲望》,上句原作『扁舟何日去』。」蓑,元延祐本、《东坡外集》作「莎」。

料峭:傅子立注:「公有诗云:『渐觉春料峭寒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句出《送范德孺》,见《东坡续集·卷三》,『春』原作『东』。」

萧瑟:傅注本、毛本作「潇洒」。按,东坡又有《独觉》诗曰:「回首向来萧瑟处,也无雨也无晴。」于此词句同,因疑「萧瑟」更近苏词原貌。兹从元延祐本。

定风波【赏析】

此词为醉归遇雨抒怀之作。词人藉雨中潇洒徐行之举动,表现了虽处逆境屡遭挫折而不畏惧不颓丧的倔强性格和旷达胸怀。全词即景情,语言诙谐。

首句「莫听穿林打叶声」,一方渲染出雨骤狂,另一方又以「莫听」二字点明外物不足萦怀之意。「何妨吟啸且徐行」,是前一句的延伸。在雨中照常舒徐行步,呼应小序「同行皆狼狈,余独不觉」,又引出下文「谁怕」即不怕来。徐行而又吟啸,是加倍写;「何妨」二字透出一点俏皮,更增加挑战色彩。首两句是全篇枢纽,以下词情都是由此发。

「竹杖芒鞋轻胜马」,写词人竹杖芒鞋,顶冲雨,从容前行,以「轻胜马」的自我感受,传达出一種搏击雨、笑傲人的轻鬆、喜悦和豪迈之情。「一蓑烟雨任平」,此句更进一步,由眼前雨推及整个人,有力地强化了作者对人雨雨而我行我素、不畏坎坷的超然情怀。

以上数句,表现出旷达超逸的胸襟,充清旷豪放之气,寄寓着独到的人感悟,读来使人耳目为之一新,心胸为之舒阔。

过阕到「山头斜照却相迎」三句,是写雨过晴的景象。这幾句既与上阕所写雨对应,又为下文所发人感慨作铺垫。

结拍「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雨也无晴。」这饱含人哲理意味的点睛之笔,道出了词人在大自然微妙的一瞬所获得的顿悟和启示:自然界的雨晴既属寻常,毫无差别,社会人中的政治雲、荣辱得失又何足挂齿?句中「萧瑟」二字,意谓雨之声,与上阕「穿林打叶声」相应和。「雨」二字,一语双关,既指野外途中所遇雨,又暗指幾乎致他於地的政治「雨」和人险途。

定风波【辑评】

晩淸·郑瘦碧《手批〈东坡乐府〉》:此足徵是翁坦荡之怀,任而动。琢句亦瘦逸,能道眼前景,以曲笔写胸臆,倚声能事尽之矣。

定风波作者苏轼的简介

苏轼 - []

北宋文学家、书画家,「唐宋八大家」之一,眉州眉山(今属四川)人,字子瞻,一字和仲,号东坡居士。苏老泉子,苏颍滨兄。与父、弟合称「三苏」,故又称「大苏」。宋仁宗嘉祐二年(西元一〇五七年)进士。嘉祐六年(西元一〇六一年),再中制科,授签书凤翔府节度判官厅事。宋英宗治平二年(西元一〇六五年),召除判登闻鼓院,寻试馆职,除直史馆。治平三年,父卒,护丧归蜀。宋神宗熙宁二年(西元一〇六九年),服除,除判官告院兼判尚书祠部,权开封府推官。熙宁四年(西元一〇七〇年),上书论王介甫新法之不便,出为杭州通判。徙知密、徐二州

我爱学习网微信
我爱学习网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