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学习网 52xx.cn我爱学习网菜单按钮
  • 搜索
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词 > 苏轼

卜算子 · 黄州定慧院寓居作【原文】

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谁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

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

卜算子 · 黄州定慧院寓居作【翻译文】

髙挂在稀疏的梧桐,滴漏声断人群开始安静了。谁能见幽居人独自往来,彷彿那缥缈的孤雁身影。

它突然惊起又回首匆匆,心里有恨却无人能懂。它拣遍了寒冷的树枝不肯栖息,却躲到寂寞的沙洲甘愿受苦。

卜算子 · 黄州定慧院寓居作【评析】

定慧院在今的湖北黄冈县东南,又作定惠院,东坡另有《遊定慧院记》一文。由上可知这首词是东坡初贬黄州寓居定慧院时所作。东坡因所谓的「乌台诗案」,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。

此词上阕写鸿见人,下阕写人见鸿,藉夜孤鸿这一形象托物寓怀,表达了词人孤髙自许、蔑视流俗的心境。全词藉物比兴,写景兴怀,托物咏人,物我交融,含蕴深广,格清奇,为词中名篇。

黄山谷评:「语意髙妙,似非喫烟火食人语,非胸中有万卷书,笔下无一点俗气,孰能至此!」

卜算子 · 黄州定慧院寓居作【注释】

卜算子:词牌名。相传是借用唐代诗人骆观光的绰号。骆观光写诗用数字取名,人称「卜算子」。北宋时盛行此曲。明末清初·万红友《词律》引毛氏云:「骆义乌诗,用数名,人谓为『卜算子』,故牌名取之。」又云:「按山谷词『似扶著卖卜算』,盖取义以今卖卜算命之人也。又因秦湛词有:『极目烟中百尺楼』之句,故《图谱》删『卜算子』而名『百尺楼』;然『卜算子』之名,得知较早也。」。元高拭词注「仙吕调」。苏东坡词有「缺挂疏桐」句,名《缺挂疏桐》。秦处度词有「极目烟中百尺楼」句,名《百尺楼》。僧皎词有「目断楚遥」句,名《楚遥》。无名氏词有「蹙破眉峰碧」句,名《眉峰碧》。双调,四十四字,上下阕各两仄韵。两结亦可酌增衬字,化五言句为六言句,于第三字豆。宋教坊复演为慢曲,《乐章集》入「歇指调」,八十九字,前阕四仄韵,后阕五仄韵。

「黄州定慧院寓居作」:明吴讷钞本、《苏公二妙集》本、《东坡外集》均无词题,调名下径引黄鲁直跋,文字与傅注词末附录者稍异,作「黄鲁直跋云:『东坡道人在黄州时作。语意高妙,似非吃烟火食人语。非胸中有万卷书,笔下无一点俗气,孰能至此!』」又《苏公二妙集》本、茅维《苏集》本于黄跋后接引《耆旧续闻》云:「赵右史家有顾禧景蕃《补注东坡句》真迹,……云:『余顷于郑公实处,见东坡亲迹书《卜算子》断句云「寂寞沙洲冷」,今本作「枫落吴江冷」,词意全不相属也。』又毛本调名下注云:「惠州有温都监女,颇有色,,年十六,不肯嫁人,闻坡至,甚喜,每夜闻坡讽咏,则徘徊窗下。坡觉而推窗,则其女逾墙而去。坡从而物色之,曰:『吾当呼王郎,与之子为姻。』未几而坡过。女遂卒,葬于沙滩侧。坡回惠,为赋此词。」刘尚荣按:「毛本此注本宋王勉夫撰《野客丛书·卷二十四·东坡〈卜算子〉》。朱彊村曾在《彊村丛书》本《东坡乐府·凡例》中指出:『毛本标题,依托谬妄,并违词中本旨。』其说甚是。毛本妄拟本事,不可取。」

定慧院:龙榆笺:「《东坡诗集》作『定惠院』。查注:『《名胜志》:「定惠院在黄冈县东南。」』」

谁见:傅子立注:「一作『时见』,一作『唯有』。」刘尚荣按:「明吴讷钞本、《苏公二妙集》本、茅维《苏集》本作『时见』,今未见何本苏词作『唯有』。」

幽人:龙榆笺引《周易·履卦》:「履道坦坦,幽人贞吉。」

孤鸿:龙榆笺引唐·张曲江《感遇》诗:「孤鸿上来,池潢不敢顾。」

「拣尽寒枝不肯栖」句:龙榆笺:「《滹南遗老集·诗话》:『东坡雁词「拣尽寒枝不肯栖」,以其不栖木,故云尔。盖激诡之致,词人正贵其此,而或者以为语病,是尚可与言哉?近日张吉甫复以「鸿渐于木」为辨,而怪昔人之寡闻,此益可笑。《易·象》之言,不可援引为證也。其实雁何尝栖木哉?』」

「寂寞沙洲冷」句:傅子立注:「一作『枫落吴江冷』。唐崔信明美文章,郑世翼亦自负,二人相遇江中,郑谓崔曰:『闻公有「枫落吴江冷」,愿见其馀。』崔出之,郑览未终,曰:『所见不逮所闻!』投诸,引舟而去。」刘尚荣按引《唐才子传·卷一·崔信明传》:「信明,青州人。少英敏,及,强记,美文章。高孝基语人曰:『崔才冠一时,但恨位不到耳。』隋大业中,为尧城令。窦建德僭号,信明弟仕贼,劝信明降节,当得美官。不肯从,遂逾城去,隐太行山中。唐贞观六年,诏即家拜兴势丞,迁秦川令,卒。信明恃才蹇亢,尝自矜其文。时有扬州录事参军荥阳郑世翼,亦骜倨忤物,遇信明于江中,谓曰:『闻有「枫落吴江冷」之句,仍愿见其馀。』信明欣然多出旧制。郑览未终,曰:『所见不逮所闻!』投卷于中,引舟而去。今其诗传者数篇而已。」龙榆笺引《新唐书·卷二百零一·〈文艺列传·崔信明传〉》:「崔信明,青州益都人。高祖光伯,仕后魏为七兵尚书。信明之,五五日日方中,有异雀鸣集庭树,太史令史良为占曰:『五为火,火主《离》,《离》为文,日中,文之盛也,雀五色而鸣,此儿将以文显。然雀类微,位殆不高邪。』及,强记,美文章。乡人高孝基尝语人曰:『崔才富,为一时冠,但恨位不到耳。』隋大业中,为尧城令。窦建德僭号,而信明族弟敬素者,为贼鸿胪卿,自谓得意,语信明曰:『夏王英武,有举下心,士女襁负而至不可数。兄不以此时立功立事,岂所谓见几不俟终日乎?』答曰:『昔申胥隅钓师,能固其节。尔欲吾屈身贼中求斗筲邪?』遂逾城去,隐太行山。贞观六年,有诏即家拜兴势丞。迁秦川令,卒。信明蹇亢,以门望自负,尝矜其文,谓过李百药,议者不许。扬州录事参军郑世翼者,亦骜倨,数恌轻忤物,遇信明江中,谓曰:『闻公有「枫落吴江冷」,愿见其馀。』信明欣然多出众篇,世翼览未终,曰:『所见不逮所闻!』投诸,引舟去。」又元延祐本、明吴讷钞本、《苏公二妙集》本、茅维《苏集》本均作「枫落吴江冷」。刘尚荣按:「《耆旧续闻·卷二》:『赵右史家有顾禧景蕃《补注东坡句》真迹,……云:「余顷于郑公实处,见东坡亲迹书《卜算子》断句云『寂寞沙洲冷』,今本作『枫落吴江冷』,词意全不相属也。」』」

尾注:傅子立注:「黄鲁直跋云:『东坡道人在黄州时作。语意高妙,似非吃烟火食人语。非胸中有万卷书,笔下无一点俗气,孰能至此!黄庭坚题。』」

卜算子 · 黄州定慧院寓居作【赏析】

东坡被贬黄州后,虽然自己的活都有问题,但他是乐观旷达的,能率领全家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渡过活难关。但内心深处的幽独与寂寞是他人无法理解的。在这首词中,作者藉夜孤鸿这一形象托物寓怀,表达了孤髙自许、蔑视流俗的心境。

上阕写的正是深夜院中所见的景色。「缺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」营造了一个夜深人静、挂疏桐的孤寂氛围,为「幽人」、「孤鸿」的出场作铺垫。「漏」指古人计时用的漏壶:「漏断」即指深夜。在漏壶尽,更深人静的时候,东坡步出庭院,抬头望,这是一个非常孤寂的夜晚。儿似乎也知趣,从稀疏的桐树间透出清晖,像是挂在枝桠间。这两句出笔不凡,渲染出一种孤髙出的境界。接下来的两句,「谁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」周围是那么宁静幽寂,在万物入梦的此刻,没有谁像自己这样在光下孤寂地徘徊,就像是一只孤单飞过穹的凄清的大雁。先是点出一位独来独往、心事浩茫的「幽人」形象,随即轻灵飞动地由「幽人」而孤鸿,使这两个意象产对应和契合,让人联想到:「幽人」那孤髙的心境,正像缥缈若仙的孤鸿之影。这两句,既是实写,又通过人、鸟形象的对应、嫁接,极富象征意味和诗意之美地强化了「幽人」的超凡脱俗。物我同一,互为补充,使孤独的形象更具体感人。

下阕,更是把鸿与人同写,「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」这是直写自己孤寂的心境。人孤独的时候,总会四顾,回头的寻觅,找到的是更多的孤独,「有恨无人省」,没有谁能理解自己孤独的心。世无知音,孤苦难耐,情何以堪?「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」写孤鸿遭遇不幸,心怀幽恨,惊恐不已,在寒枝间飞来飞去,拣尽寒枝不肯栖息,只落宿于寂寞荒冷的沙洲,度过这样寒冷的夜晚。这里,词人以象征手法,匠心独运地通过鸿的孤独缥缈,惊起回头、怀抱幽恨和选求宿处,表达了作者贬谪黄州时期的孤寂处境和髙洁自许、不愿随波逐流的心境。作者与孤鸿惺惺相惜,以拟人化的手法表现孤鸿的心理活动,把自己的主观感情加以对象化,显示了髙超的艺术技巧。

这首词的境界髙妙,前人谓「似非喫烟火食人语」。这种髙旷洒脱、绝去俗的境界,得益于髙妙的艺术技巧。作者「以性灵咏物语」,取神题外,意中设境,托物寓人;对孤鸿和夜环境背景的描写中,选景叙事均简约凝练,空灵飞动,含蓄蕴藉,动传神,具有髙度的典型性。

卜算子 · 黄州定慧院寓居作【辑评】

黄山谷:语意髙妙,似非喫烟火食人语,非胸中有万卷书,笔下无一点俗气,孰能至此!

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语语双关,格奇而语隽,斯为超诣神品。

陈亦峰《词则·大雅集》评此词说:寓意髙远,运笔空灵,措语忠厚,是坡仙独至处,美成、白石亦不能到也。

吴虑臣《能改斋漫录》:其属意盖为王氏女子也,读者不能解。张右史文潜继贬黄州,访潘邠老,闻得其祥,题诗以志之云:空江明鱼龙眠,中孤鸿影翩翩。有人清吟立江边,葛巾藜杖眼窥。夜冷堕幽虫泣,鸿影翘沙衣露湿。仙人采诗作步虚,玉皇饮之碧琳腴。

胡元任《苕溪渔隐丛话前集·卷三十九中》:此词本咏夜景,至换头但只说鸿。正《贺新郎》词「乳燕飞华屋」,本咏夏景,至换头但只说榴。盖其文章之妙,语意到处即为之,不可限以绳墨也。

苏轼 - []

北宋文学家、书画家,唐宋八大家之一,眉州眉山(今属四川)人,字子瞻,一字和仲,号东坡居士。苏老泉子,苏颍滨兄。与父、弟合称“三苏”,故又称“大苏”。宋仁宗嘉祐二年(西元1057年)进士。嘉祐六年(西元1061年),再中制科,授签书凤翔府节度判官厅事。宋英宗治平二年(西元1065年),召除判登闻鼓院,寻试馆职,除直史馆。治平三年,父卒,护丧归蜀。宋神宗熙宁二年(西元1069年),服除,除判官告院兼判尚书祠部,权开封府推官。熙宁四年(西元1070年),上书论王介甫新法之不便,出为杭州通判。徙知密、徐二州。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