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学习网 52xx.cn
  • 搜索

月下独酌四首【原文】

【其一】

间一壶,独酌无相亲。

举杯邀明,对影成三人。

既不解饮,影徒随我身。

暂伴将影,行乐须及春。

我歌徘徊,我舞影零乱。

醒时同交欢,醉后各分散。

永结无情游,相期邈云汉。

【其二】

若不爱星不在

地若不爱,地应无泉。

地既爱,爱不愧

已闻清比圣,复道浊贤。

贤圣既已饮,何必求神仙。

三杯通大道,一斗合自然。

但得中趣,勿为醒者传。

【其三】

咸阳城,千锦。

谁能春独愁,对此径须饮。

穷通与修,造化夙所禀。

一樽齐,万事固难审。

醉后失地,兀然就孤枕。

不知有吾身,此乐最为甚。

【其四】

穷愁千万端,美三百杯。

愁多虽少,倾愁不来。

所以知圣,酣心自开。

辞粟卧首阳,屡空饥颜回。

当代不乐饮,虚名安用哉。

蟹螯即金液,糟丘是蓬莱。

且须饮美,乘醉高台。

月下独酌四首【译文】

【其一】

丛中摆下一壶,无相知作陪独自酌饮。举杯邀请明来共饮,加自己身影正三人。亮本来就不懂饮,影子徒然在身前身后。暂且以明影子相伴,趁此春宵要及时行乐。我唱歌亮徘徊不定,我起舞影子飘前飘后。清醒时我们共同欢乐,醉以后各奔东西。但愿能永远尽情漫游,在茫茫的河中相见。

【其二】

果不爱星就不能罗列在。地果不爱,就不应该地名有泉。地既然都喜爱,那我爱就无愧于。我先是听说清比作圣,又听说浊比作贤。既然圣贤都饮,又何必再去求神仙?三杯可通儒家的大道,一斗正合道家的自然。我只管得到醉中的趣味,这趣味不能向醒者相传!

【其三】

里的安城,春光明媚,春似锦。谁能我春来独愁,到此美景只知一味狂饮?富贫与寿,本来就造化不同,各有分。杯之中自然没有差别,何况世上的万事根本没有是非定论。醉后失去了和地,一头扎向了孤枕。沉醉之中不知还有自己,这种快乐何处能寻?

【其四】

无穷的忧愁有千头万绪,我有美三百杯多,美一倾愁不再回。因此我才了解中圣贤,即使少愁多,酣心自开朗。辞粟只能隐居首阳山,没有食颜回也受饥。当代不乐于饮,虚名有什么用呢?蟹螯就是仙药金液,糟丘就是仙山蓬莱。姑且先饮一番美,乘着色在高台上大醉一回。

月下独酌四首【评析】

下独酌四首》是唐代诗人李白的组诗作品。这四首诗写诗人在下独酌,无人亲近的冷落情景。诗意表明,诗人心中愁闷,遂以为友,对当歌,及时行乐。诗人运用丰富的想象,表达出由孤独到不孤独,再由不孤独到孤独的一种复杂感情。表看来,诗人真能自得其乐,可是深处却有无限的凄凉。全诗笔触细腻,构思奇特,体现了诗人怀才不遇的寂寞和孤傲,在失意中依然旷达乐观、放浪形骸、狂荡不羁的豪放个性。

月下独酌四首【注释】

独酌:一个人饮。酌,饮

间:一作「下」,一作「前」。

无相亲:没有亲近的人。

「举杯邀明,对影成三人」句:我举起杯招引明共饮,明和我以及我的影子恰恰合成三人。一说下人影、中人影和我为三人。

既:已经。

不解:不懂,不理解。三国魏·嵇康《琴赋》:「推其所由,似元不解音声。」

徒:徒然,白白的。徒,空。

将:和、共。

及春:趁着春光明媚之时。

徘徊:明随我来回移动。

影零乱:因起舞而身影纷乱。

同交欢:一作「相交欢」,一起欢乐。。

无情游:、影没有知觉,不懂感情,李白与之结交,故称「无情游」。

相期邈(miǎo)云汉:约定在上相见。期,约会;邈,遥远;云汉,银河,这里指遥仙境。邈云汉,一作「碧岩畔」。

星:古星名。也称旗星。《晋书·文志》:「轩辕右角南三星曰旗,官之旗也,主享宴食。」汉·孔融《与曹操论禁书》:「星之耀,地列泉之郡,人著旨之德。」

泉:泉郡,汉置。传说郡中有泉,其味,故名泉。在今甘肃省泉市。

大道:指自然法则。《庄子·下》:「能覆之而不能载之,地能载之而不能覆之,大道能包之而不能辩之,知万物皆有所可,有所不可。」

中趣:饮的乐趣。晋·陶潜《晋故征西大将军史孟府传》:「温(桓温)尝问:‘有何,而卿嗜之?’笑而答曰:‘明公但不得中趣尔。’」

「三咸阳城,千锦」句:一作「鸟吟清,落锦」;一作「园鸟语成歌,庭锦」。咸阳城,此指安城;城,一作「时」。

径须:直须。李白《将进》诗:「主人何为言少钱,径须沽取对酌。」

穷通:困厄与显达。《庄子·让王》:「古之得道者,穷亦乐,通亦乐,所乐非穷通也;道德于此,则穷通为寒暑雨之序矣。」

,指人的寿命。《汉书·谷永传》:「加以功德有厚薄,期质有修,时世有中季,道有盛衰。」

造化:自然界的创造者。亦指自然。《庄子·大宗师》:「今一以地为大炉,以造化为大冶,恶乎往而不可哉?」

没有差别。

兀然:昏然无知的样子。

孤枕:独枕,借指独宿、独眠。唐李商隐《戏赠张书记》诗:「别馆孤枕,空庭我闭关。」

穷愁:穷困愁苦。《史记·平原虞卿列传论》:「然虞卿非穷愁,亦不能著书以自见于后世云。」

千万端:一作「有千端」。

三百杯:一作「唯数杯」。

圣:谓豪饮的人。宋曾巩《招泽甫竹亭闲话》诗:「诗豪已分材难强,圣还谙量未宽。」

卧首阳:一作「饿伯夷」。首阳,山名,一称雷首山,相传为伯夷、叔齐采薇隐居处。

屡空:经常贫困,谓贫穷无财。《论语·先进》:「回也其庶乎!屡空。」何晏集解:「言回庶几圣道,虽数空匮而乐在其中。」颜回,春秋末期鲁国人,孔子的得意门

乐饮:畅饮。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:「沛父兄诸母故人日乐饮极驩,道旧故为笑乐。」

安用:有什么作用。安,什么。

蟹螯(áo):螃蟹变形的第一对脚。状似钳,用以取食或自卫。《晋书·毕卓传》:「右手持杯,左手持蟹螯,拍浮船中,便足了一矣。」

金液:喻美。唐·白居易《游宝称寺》诗:「懒倾金液,茶新碾玉。」

糟丘:积糟成丘。极言酿之多,沉湎之甚。《尸子·卷下》:「六马登糟丘,方舟泛池。」

蓬莱:古代传说中的神山名。此处泛指仙境。

:趁着光。《乐府诗集·清商曲辞一·子夜四时歌夏歌一》:「乘采芙蓉,夜夜得莲子。」

月下独酌四首【赏析】

这组诗共四首,以第一首流传最广。第一首诗写诗人由政治失意而产的一种孤寂忧愁的情怀。诗中把寂寞的环境渲染得十分热闹,不仅笔墨传神,更重要的是表达了诗人善自排遣寂寞的旷达不羁的个性和情感。此诗背景是间,道具是一壶,登场角色只是他自己一个人,动作是独酌,加上「无相亲」三个字,场单调得很。于是诗人忽发奇想,把边的明,和光下自己的影子,拉了过来,连自己在内,化成了三个人,举杯共酌,冷清清的场,顿觉热闹起来。然而不解饮,影徒随身,仍归孤独。因而自第五句至第八句,从影上发议论,点出「行乐及春」的题意。最后六句为第三段,写诗人执意与光和身影永结无情之游,并相约在邈远的上仙境重见。诗人运用丰富的想象,表现出一种由独而不独,由不独而独,再由独而不独的复杂情感。全诗以独白的形式,自立自破,自破自立,诗情波澜起伏而又纯乎籁,因此一直为后人传诵。

第二首诗通篇议论,堪称是一篇「爱辩」。开头从地「爱」说起。以星、地上泉,说明地也爱,再得出「地既爱,爱不愧」的结论。接着论人。人中有圣贤,圣贤也爱,则常人之爱自不在话下。这是李白为自己爱寻找借口,诗中说:「贤圣既已饮,何必求神仙。」又以贬低神仙来突出饮。从圣贤到神仙,结论是爱不但有理,而且有益。最后将饮提高到最高境界:通于大道,合乎自然,并且中之趣的不可言传的。此诗通篇说理,其实其宗旨不在明理,而在抒情,即以说理的方式抒情。这不合逻辑的议论,恰恰十分有趣而深刻地抒发了诗人的情怀,诗人的爱,只是对政治上失意的自我排遣。他的「中趣」,正是这种难以言传的情怀。

第三首诗开头写诗人因忧愁不能乐游,所以说「谁能春独愁,对此径须饮」,诗人希望从中得到宽慰。接着诗人从人观的角度加以解释,在精神上寻求慰藉,并得出「此乐最为甚」的结论。诗中说的基本是旷达乐观的话,但「谁能春独愁」一语,便流露出诗人内心的失意悲观情绪。旷达乐观的话,都只是强自宽慰。不止不行,不塞不流。强自宽慰的结果往往是塞川流,其流弥激。当一个人在痛苦至极的时候发出一声狂笑,人们可以从中体会到其内心的极度痛苦;而李白在失意愁寂难以排遣的时候,发出醉言「不知有吾身,此乐最为甚」时,读者同样可以从这个「乐」字感受到诗人内心的痛苦。以旷达写牢骚,以欢乐写愁苦,是此诗艺术表现的主要特色,也是艺术上的成功之处。

第四首诗借用典故来写饮处。开头写诗人借浇愁,希望能用镇住忧愁,并以推理的口气说:「所以知圣,酣心自开。」接着就把饮行乐说成是人世活中最为实用最有意思的事情。诗人故意贬抑了伯夷、叔齐和颜回等人,表达虚名不的观点。诗人对伯夷、叔齐和颜回等人未必持否定态度,这样写是为了表示对及时饮行乐的肯定。然后,诗人又拿神仙与饮相比较,表明饮之乐胜于神仙。李白借用蟹螯、糟丘的典故,并不是真的要学毕卓以饮了结一,更不是肯定纣王在池肉林中过糜烂活,只是想说明必须乐饮于当代。最后的结论就是:「且须饮美,乘醉高台。」话虽这样说,但只要细细品味诗意,便可以感觉到,诗人从中领略到的不是快乐,而是愁苦。

月下独酌四首【辑评】

【其一】

明·高棅《唐诗品汇》:刘云:古无此奇(「对影」句下)。刘云:凡情俗态终以此,安得不为改观(末句下)?

明·锺惺、谭元春《唐诗归》:谭云:奇想,旷想。锺云:放言只中无人。

清·沈德潜《唐诗别裁》:脱口而出,纯乎籁,此种诗人不易学。

清·李家瑞《停云阁诗话》:李诗「举杯邀明,对影成三人」,东坡喜其造句之工,屡用之。予读《南史·沈庆之传》,庆之谓人曰:「我每履田园,有人时与马成三,无人则与马成二。」李诗殆本此。然庆之语不及李诗之妙耳。

清高宗敕编《唐宋诗醇》:千古奇趣、从眼前得之。尔时情景,虽复潦倒,终不胜其旷达。陶潜云:「挥杯劝孤影」,白意本此。

清·蘅塘退士《唐诗三百首》:题本独酌,诗偏幻出三人,影伴说,反复推勘,愈形其独(「举杯」四句下)。

现代傅庚《中国文学欣赏举隅》:间有,独酌无亲;虽则无亲,邀与影,乃三人;虽三人,不解饮,影徒随身;虽不解饮,聊可为伴,虽徒随身,亦得相将。及时行乐,春光几何?徘徊,听歌;影零乱,伴舞。醒时虽同欢,醉后各分散;聚时似无情,情深得永结;云汉邈相期,相亲慰独酌。此诗一步一转,愈转愈奇,虽奇而不离其宗。青莲奇才,故能尔尔,恐未必苦修能接耳。

日本近藤元粹《李太白诗醇》:严沧浪曰:饮情之奇。于孤寂时,觅此伴侣,更不须下物。且一叹一解,若远若近,开开阖阖,极无情,极有情。此相期,世间岂复有可「相亲」者耶?

【其二】

清·查慎行《初白庵诗评》:此种语太庸近,疑非太白作。

李白 - []

李白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唐朝诗人,有“诗仙”之称,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。汉族,出于剑南道之绵州(今四川绵阳江油市青莲乡),一说于西域碎叶城(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),5岁随父迁至剑南道之绵州(巴西郡)昌隆县(712年更名为昌明县),祖籍陇西郡成纪县(今甘肃市秦安县)。其父李客,育二子(伯禽、然)一女(平阳)。存世诗文千余篇,代表作有《蜀道难》、《将进》等诗篇,有《李太白集》传世。762年病逝于安徽当涂,享年61岁。其墓在安徽当涂,四川江油、湖北安陆有纪念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