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学习网 52xx.cn
  • 搜索

临江仙 · 送钱穆父【原文】

一别都门三改火,涯踏尽红。依然一笑作春温。无波真古井,有节是秋筠。

惆怅孤帆连夜发,送行淡微云。尊前不用翠眉颦。人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

临江仙 · 送钱穆父【译文】

自从我们在京城分别一晃又三年,远涉涯你奔走辗转在人间。相逢一笑时依然像春般的温暖。你心古井不起波澜,高亮节像秋的竹竿。

我心惆怅因你要连夜分别扬孤帆,送行之时云色微茫儿淡淡。陪的歌妓不用冲着杯太凄婉。人在世就像住旅馆,你我亦不过地间过客。

临江仙 · 送钱穆父【评析】

《临江仙·送钱穆父》是宋代文学家东坡的词作。全词一改以往送别诗词缠绵感伤、哀怨愁苦或慷慨悲凉的格调,创新意於法度之中,寄妙理於豪放之外,议论,直抒性情,写得既有情韵,又富理趣,充分体现了作者旷达洒脱的个性貌。词的上阕写与友人久别重逢,下阕切入正题,写夜送别友人。表达了词人对老友的眷眷惜别之情,写得深沉细腻,婉转回互,一波三折,动人心絃。

临江仙 · 送钱穆父【注释】

临江仙:词牌名,原是唐教坊曲,后用作词牌。《乐章集》入「仙吕调」,《张子野词》入「高平调」,元高拭词注「南吕调」。李后主词名《谢新恩》。贺方回词有「人归落雁后」句,名《雁後归》。韩涧泉词有「罗帐画屏新梦悄」句,名《画屏春》。李易安词有「庭院深深深几许」句,名《庭院深深》。《临江仙》源起颇多歧说。南宋黄叔旸《庵词选》注,「唐词多缘题所赋,《临江仙》之言仙,亦其一也。」明董逢元《唐词纪》认为,此调「多赋媛江妃」,即多为咏中的女神。调名本意即咏临江凭吊仙女神。近代学者任半塘先据敦煌词有句云「岸阔临江底见沙」谓词意涉及临江。「临」本意是俯身看物;临江而看的自是仙。但中国历代所祭的仙并不确定。像东汉袁康、吴平《越绝书》所记的春秋吴国功勋伍子胥受谗而成为仙,东晋王子年《拾遗记》称战国楚大夫屈原为湘江仙。此外,还有琴高、郭景纯、陶岘(Xiàn)各为不同仙的记载。另外,投湘江而的舜之二妃、三国魏曹子建笔下的洛河女神,都是人们祭祀的对象。按《临江仙》调起于唐时,惟以前后阕起句、结句辨体,其前后两起句七字、两结句七字者,以和成绩词为主,无别家可校。其前後两起句七字、两结句四字、五字者,以张子澄词为主,而以牛希济词之起句用韵、李后主词之前后换韵、顾夐(Xiòng)词之结句添字类列。其前后两起句俱六字、两结俱五字两句者,以徐昌图词为主,而以向芗林词之第四句减字类列。其前后两起句俱七字、两结俱五字两句者,以贺方回词为主,而以晏小山词之第二句添字、冯正中词之前后换韵、后阕第四句减字、王逐客词之后阕第四句减字类列。盖词谱专主辨体,原以创始之词、正体者列前,减字、添字者列后,兹从体制编次,稍诠世代,故不能仍按字数多寡也。他调准此。双调小令,五十八字,上下阕各三平韵。约有三格,第三格增二字。此调唱时音节需流丽谐婉,声情掩抑。柳耆卿演为慢曲,《乐章集》又有七十四字一体,九十三字一体,汲古阁本俱刻《临江仙》,今照《草粹编》校定,一作《临江仙引》,一作《临江仙慢》。

「送钱穆父」:毛本无题。

钱穆父:龙榆笺:「《东坡诗集》施注:『钱穆父,元祐初拜中书舍人,迁给事中,出守越州,归从班,再知开封。』案穆父罢越守北归,在辛未春,是词当送之于过杭时也。」

改火:傅子立注:「《论语》:『钻燧改火。』《周官·司爟》:『季春出火。』然则出火为改新火也。」刘尚荣按:「分别见《论语·阳货》、《周礼·夏官》。」

:傅子立注:「《汉书》:『红四合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《汉书》中无此语,句出《文选·卷一·班孟坚〈西都赋〉》,《后汉书·卷四十上·〈班彪传·(子)班固传〉》尝引之。傅注误标书名出处。」龙榆笺:「祖咏诗:『停车傍明,走马入红。』」按,此二句非祖咏诗,出自王諲《十五夜观灯》诗,见《全唐诗·卷一百四十五》。

春温:傅子立注:「《庄子》:『煖然似春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见《庄子·卷六·〈内篇·大宗师〉》。」龙榆笺:「《庄子·大宗师》:『凄然似秋,煖然似春。』《史记·田齐世家》:『驺忌子以鼓琴见威王,威王说而舍之右室。须臾,王鼓琴,驺忌子推户入曰:「善哉鼓琴!」王勃然不说,去琴按剑曰:「夫子见容未察,何以知其善也?」驺忌子曰:「夫大弦浊以春温者,也;小弦廉折以清者,相也;攫(jué)之深,醳(yì)之愉者攫醳,谓弹琴时琴弦一张一弛,政令也;钧谐以鸣,大小相益,回邪而不相害者,四时也。吾是以知其善也。」』」

「无波真古井,有节是秋筠」句:傅子立注:「白乐:『无波古井,有节秋竹竿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句见《白氏庆集·卷一·赠元稹》。」龙榆笺引唐·孟东野《列女操》:「波澜誓不起,妾心井中。」

尊:通“樽”

逆旅:傅子立注:「『逆旅』,客舍也。李太白:『地一逆旅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句出《拟古十二首之九》,见《李太白诗集·卷二十四》。」龙榆笺引唐·李太白《春夜宴桃李园序》:「夫地者,万物之逆旅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。而浮若梦,为欢几何?」

临江仙 · 送钱穆父【赏析】

词的上阕写与友人久别重逢。元祐初年,东坡在朝为起居舍人,钱穆父为中书舍人,气类相善,友谊甚笃。元祐三年穆父出知越州,都门帐饮时,东坡曾赋诗赠别。岁流,此次在杭州重聚,已是别后的第三个年头了。离别的三个年头来,穆父奔走于京城、吴越之间,此次又远赴瀛州,真可谓「涯踏尽红」。分别虽久,可情谊弥坚,相见欢笑,犹春日之和煦。更为可喜的是友人与自己都能以道自守,保持耿介节,借用白乐《赠元稹》诗句来说,即「无波古井,有节秋竹竿」。这句话运用了比喻和对偶的修辞方法,写出了友人已经修炼到了心古井、不起波澜的程度,而且像秋的竹竿一样有气节有节操。赞扬了友人淡泊、坚贞的品格。作者认为,穆父出守越州,同自己一样,是由于在朝议论政事,为言官所攻。

以上数句,先从时间着笔,回忆前番离别,再就空间落墨,概述仕宦涯,接下来抒发作者对仕宦失意、久处逆境所持的达观态度,并用对偶连喻的句式,通过对友人纯一道心、保持名节的赞颂,表明了自己淡泊的心境和坚贞的操守。词的上阕既是对友人辅治国、坚持操守的安慰和支持,也是词人半经历、松柏节操的自我写照,是词人的自勉自励,寓有强烈的身世之感。明写主,暗寓客;以主慰客,客与主同,表现出作者与友人肝胆相照,志同道合。

词的下阕切入正题,写夜送别友人。「惆怅孤帆连夜发,送行淡微云」一句,描绘出一种凄清幽冷的氛围,渲染了作者与友人分别时抑郁无欢的心情。「樽前不用翠眉颦」一句,由哀愁转为旷达、豪迈,说离宴中歌舞相伴的歌妓用不着为离愁别恨而哀怨。

这一句,其用意一是不要增加行者与送者临歧的悲感,二是世间离别本也是常事,则亦不用哀愁。这二者似乎有矛盾,实则可以统一在强抑悲怀、勉为达观这一点上,这符合东坡在宦途多故之後锻炼出来的思想性格。词末二句言何必为暂时离别伤情,其实人寄,李白《春夜宴从弟桃园序》云:「夫地者,万物之逆旅也,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也。」既然人人都是地间的过客,又何必计较眼前聚散和江南江北呢?词的结尾,以对友人的慰勉和开释胸怀总收全词,既动之以情,又揭示出得失两忘、万物齐一的人态度。

东坡一虽积极入世,具有鲜明的政治理想和政治主张,但另一方又受老庄及佛家思想影响颇深,每当官场失意、处境艰难时,他总能「遊於物之外」,「无所往而不乐」,以一种恬淡自安、闲雅自适的态度来应对外界的纷纷扰扰,表现出超然物外、随遇而安的旷达、洒脱情怀。这首送别词中的「一笑作春温」、「樽前不用翠眉颦。人逆旅,我亦是行人」等句,是东坡这种豪放性格、达观态度的集中体现。然而在这些旷达之语的背後,仍能体察出词人对仕宦浮沉的淡淡惆怅,以及对身世飘零的深沉慨叹。

临江仙 · 送钱穆父【辑评】

苏轼 - []

北宋文学家、书画家,唐宋八大家之一,眉州眉山(今属四川)人,字子瞻,一字和仲,号东坡居士。苏老泉子,苏颍滨兄。与父、弟合称“三苏”,故又称“大苏”。宋仁宗嘉祐二年(1057年)进士。嘉祐六年(1061年),再中制科,授签书凤翔府节度判官厅事。宋英宗治平二年(1065年),召除判登闻鼓院,寻试馆职,除直史馆。治平三年,父卒,护丧归蜀。宋神宗熙宁二年(1069年),服除,除判官告院兼判尚书祠部,权开封府推官。熙宁四年(1070年),上书论王介甫新法之不便,出为杭州通判。徙知密、徐二州。元丰二年(1079年)